潇雨修竹何处寻

【红色组+金钱组】最佳歌手

这就是个任性的文……听着许嵩的《最佳歌手》默默脑洞的结果。
不到两千字的短篇,渣文笔。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又是四月。


四月的莫斯科依然寒冷,北京却已相对温暖。


只是——恼人的柳絮!


他皱眉,抛下窗帘,起身洗漱。


 


春日的阳光温柔地笼着他铂金色的短发。一时间,它们仿佛融化在了光明之中。


就像两年前的他,几乎融化在了那个名为“王耀”的东方人的笑容之中。


 


难得仔细的洗漱过后,当红歌手伊万·布拉金斯基抓起床头的酒瓶,将剩余的一半伏特加灌下肚。


如果这是两年前,黑发的东方人一定会蹙起好看的眉,不待他喝完就夺过酒瓶,狠狠地瞪他一眼。有一次,他甚至径自灌下了大半瓶伏特加,边灌边躲避熊掌,然后摔下酒瓶,瞪着北极熊,红唇湿润却毫无醉意:“伊万·布拉金斯基!”


“在!”他吓得立正。


王耀只是瞪着他,瞪到双眼通红、哭得梨花带雨。笨熊笨手笨脚地慌忙搂住他,踢开酒瓶碎片,拼命想着怎么安慰。这时,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令他如蒙大赦。


王耀忙推开笨熊,草草揩了把眼泪开始深呼吸。差点儿被推进玻璃堆的蠢熊刚稳住身体,就听到媳妇挂了电话。


王耀转身走进卫生间,未再看伊万一眼。


那之后,伊万死皮赖脸了很久,王耀才终于大发慈悲原谅了他。


之后一年,伊万再未沾酒。


 


彼时的王耀,只是个刚出道的不知名的歌手,无权无势,最大的资本不过是一张漂亮的脸和如夜莺一般美丽的歌喉。而伊万,他自幼热爱流行音乐,但显赫的出身和俄罗斯狭小的市场阻碍了他的发展。于是,大学毕业后,操着一口流利的汉语,他在中国出道,家族也无奈地做了妥协。他的条件远优于王耀。虽出道晚于王耀,但他此时已小有名气。


 


从回忆中惊醒,伊万取出那张门票,默然。


分手一年,伊万首次决定去看王耀的演唱会。


为此,他推掉了三天的通告——为了以最好的姿态聆听王耀。


离演唱会还有七个小时。伊万登上微博,用小号进入王耀粉丝群。


——很热闹。


王耀已不是两年前那个要依靠伊万权势的歌坛无名小卒。他的人气已不亚于伊万。某种意义上,没有“外国人”的身份,伊万不会这么火。而王耀……


伊万塞上耳机,复习王耀今晚的演唱曲目之一,《冰雪莫斯科》。


词很一般,曲却妙不可言。歌手那幽雅空灵的歌喉更是为它添色不少。


这是伊万送给王耀的第一份礼物。


 


他转身走向客厅一角的冰箱。


大块面包,一份黄油。仆人托里斯准备好的午餐。


不远处,餐桌上摆满了餐具,丰富的菜肴已经冷了,却很新鲜。


厨房之中,一把生锈的菜刀横卧在地板上。案板上盛着新鲜的青菜。


每天清晨,托里斯会将前一日的菜肴及案板上的菜换下——在伊万苏醒之前。做这些事时,他必须套上厚实的手套、脚套。而且,餐具不能在厨房中清洗。


但,伊万从不碰这些美味。


他只是起床后立在桌边,沉默很久。直到经纪人焦急地打来电话,他才移步。


 


那个黄昏,他攥着打印的照片推开了门。菜香扑鼻,他不由一怔。


走入厨房,他握紧了拳。


金发蓝眸的美国大财团boss端着一盘菜,向他挑了挑眉。男子身后,黑发的美人投来漠然一瞥。


伊万沉默。


他想,早该公布恋情的。


什么家族,什么舆论,都去死吧。


 


那个夜晚,他几乎喝下了过去一年漏喝的所有伏特加。


 


他的歌声还是那么美。


伊万听得如痴如醉。


他摘下墨镜,痴痴地看着万众瞩目的那个人。


披肩长发,绝美的容貌,淡漠的神情,幽雅空灵的歌声——伊万几乎落泪。


 


或许是因为他的位置太好,摄影师发现了他。于是——伊万看着大屏幕里的自己,无奈一笑,挥了挥手。


外界至今认为那个美国混蛋和王耀是真爱,而伊万与王耀是很好的朋友。因此,王耀的粉丝对他颇有好感。


“药丸”激动了片刻,又去关注偶像的一颦一笑。摄影师移开了镜头。


 


一曲《冰雪莫斯科》完毕。伊万悄无声息地离开。


 


他想起七个月零九天前,妹妹娜塔莎来看望他,嚷嚷着要给他改善伙食,把他拖进了超市。然后,他见到了最不想遇见的人。


便装的二人漠然地瞥了他一眼,移开了视线,神情毫无波动。未及反应,他就被不知情的娜塔莎拖离了现场。


 


他又想起,今年“最佳歌手”的人选已经内定。王耀凭借伊万写给他的最后一首歌获得了这个称号。此时,他对颁奖仪式已迫不及待——只因王耀一定会说出,他一年未提的自己的名字。


 


高大的俄罗斯人避开狗仔,发动汽车。


期待很久的一天就这么草草收场。


 


他瞥见一辆熟悉的车驶入停车场。金发的美国人钻出狗仔包围圈,向场内奔去,满面迫不及待。


王耀第一次演唱伊万的歌,也将首次演唱他写给男友的歌。


伊万驾车绝尘而去。踉跄奔入自己的别墅,他跪在餐桌前,捂住了面庞。


泪如泉涌。




END

评论(3)

热度(13)